崇武古城信息网

过高的企业目标是一把双刃剑,打鸡血的同时也会伤及自身

与面对公司战略相比,面对绩效可能会更不舒服,因为除了对公众的批评之外,它还必须接受对市场和资本的破坏。例如,如果上市公司的业绩低于预期,则可能面临股价下跌。的风险。

那么如何有效避免面子呢?最好的方法是尽可能地消除不确定性,并为存在的问题保留足够的摆动空间,以使企业可以进攻和撤退。太多的不确定性将导致对实现目标的更大阻力。例如,蒙牛的20亿美元目标似乎面临一些不确定性。

近年来,随着消费者需求的日趋成熟,乳业也迎来了高速发展。行业内的高素质企业已步入快车道,许多公司都设定了到2020年更进取的收入目标。为此,蒙牛设定了20亿元人民币的目标,即收入应达到1000亿人民币,市场价值应达到1000亿。但是,从现在开始,蒙牛希望在2020年突破1000亿,似乎面临着一些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可能成为千亿之路上的巨大障碍,并有被击败的危险。

首先,目标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从2018年财务报告看,蒙牛乳业实现收入689.77亿元。如果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收入1000亿元,那就意味着蒙牛在2019年和2020年的年收入增长将超过150亿元。它必须保持20.41%的高增长率,但蒙牛的增长率在2018年为14.66%。对于目前的蒙牛来说,这似乎并不容易。保持目前的发展速度是不可能的。必须冲刺,并且有可能实现目标。

其次,在收入恢复的关键阶段,君乐宝的优质资产被抛弃,差距进一步扩大。蒙牛发表声明称,以现金出售了君乐宝总注册资本的51%,总对价为40.11亿元。交易完成后,蒙牛将不再拥有君乐宝的任何股权。 2018年,君乐宝为蒙牛贡献了20%的收入和近10%的利润。业内人士大胆预测,君乐宝2019年的销售额将达到150亿元左右,到2020年将达到200家左右。数十亿美元的庞大收入补充已经从蒙牛剥离,蒙牛直接缩小了营收规模超过100亿。

而且,营销投资与收益结果不同。 2018年,蒙牛实现销售和支出188亿元,广告和宣传支出70.85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6.7%和37.91%,均远高于去年同期营业收入的增加,这意味着营销费用的增加并没有对收入增长带来显着而有效的拉动。从另一个角度看,营销资源没有得到最合理的应用。

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描述,蒙牛在世界杯上的数亿美元的广告费产生了很多“笑话”。在世界杯期间,我本来想用梅西来担心各种困难和挫折,勇往直前,创造蒙牛的坚韧。品牌形象,但梅西的表现并不理想。当梅西停止第八次闯入决赛并提前参加世界杯时,外界甚至同意蒙牛的数亿美元的广告费不堪重负。不仅是梅西很酷,蒙牛的广告也很酷。”

值得注意的是,较高的声誉也隐藏着风险。根据蒙牛2018年年报,蒙牛的商誉为46.8亿元,商誉与净资产的比例高达16.3%。蒙牛的高声誉源于近年来的频繁并购。高信誉将为企业。在净资产下降的同时,资产减值的风险也可能导致估值下降。尽管蒙牛目前的市值已超过1000亿美元,但高声誉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

总的来说,蒙牛的20亿美元目标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面对这些不确定性,要达到千亿元的目标并强行增加收入,似乎只有降价促销才能抵消业绩。但是,我们必须知道,降价促销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它将对原始的营销体系产生一定的规模影响,这将损害品牌的长期利益。想象一下高端产品,如果您可以通过降价促销以中等价格购买它,那么在消费者心中,这种曾经定位过的高端产品可能只是处于中端位置,并且习惯了品牌降价促销。消费者将越来越不愿意购买品牌的原始价格,这将对品牌产生更大的影响。

总结思维

过度的绩效目标是公司的双刃剑。它们可以用作指导光,以激发公司员工意识到当前的差距并更加努力地工作,但是它们也可能导致团队恐慌,以实现目标。采取一些可以在短期内提高绩效但消耗品牌的做法对公司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目标没有实现,不仅会降低员工的积极性,还会打消消费者对品牌的信心。因此,与其试图实现超越职权范围的宏伟目标,不如要现实,做正确的事,建立一个合理的,有根据的和实现的目标。如果公司尖叫其目标,则必须符合自身情况。

病毒先生

5.4

2019.08.28 22: 18

字数1611

与面对公司战略相比,面对绩效可能会更不舒服,因为除了对公众的批评之外,它还必须接受对市场和资本的破坏。例如,如果上市公司的业绩低于预期,则可能面临股价下跌。的风险。

那么如何有效避免面子呢?最好的方法是尽可能地消除不确定性,并为存在的问题保留足够的摆动空间,以使企业可以进攻和撤退。太多的不确定性将导致对实现目标的更大阻力。例如,蒙牛的20亿美元目标似乎面临一些不确定性。

近年来,随着消费者需求的日趋成熟,乳业也迎来了高速发展。行业内的高素质企业已步入快车道,许多公司都设定了到2020年更进取的收入目标。为此,蒙牛设定了20亿元人民币的目标,即收入应达到1000亿人民币,市场价值应达到1000亿。但是,从现在开始,蒙牛希望在2020年突破1000亿,似乎面临着一些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可能成为千亿之路上的巨大障碍,并有被击败的危险。

首先,目标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从2018年财务报告看,蒙牛乳业实现收入689.77亿元。如果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收入1000亿元,那就意味着蒙牛在2019年和2020年的年收入增长将超过150亿元。它必须保持20.41%的高增长率,但蒙牛的增长率在2018年为14.66%。对于目前的蒙牛来说,这似乎并不容易。保持目前的发展速度是不可能的。必须冲刺,并且有可能实现目标。

其次,在收入恢复的关键阶段,君乐宝的优质资产被抛弃,差距进一步扩大。蒙牛发表声明称,以现金出售了君乐宝总注册资本的51%,总对价为40.11亿元。交易完成后,蒙牛将不再拥有君乐宝的任何股权。 2018年,君乐宝为蒙牛贡献了20%的收入和近10%的利润。业内人士大胆预测,君乐宝2019年的销售额将达到150亿元左右,到2020年将达到200家左右。数十亿美元的庞大收入补充已经从蒙牛剥离,蒙牛直接缩小了营收规模超过100亿。

而且,营销投资与收益结果不同。 2018年,蒙牛实现销售和支出188亿元,广告和宣传支出70.85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6.7%和37.91%,均远高于去年同期营业收入的增加,这意味着营销费用的增加并没有对收入增长带来显着而有效的拉动。从另一个角度看,营销资源没有得到最合理的应用。

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描述,蒙牛在世界杯上的数亿美元的广告费产生了很多“笑话”。在世界杯期间,我本来想用梅西来担心各种困难和挫折,勇往直前,创造蒙牛的坚韧。品牌形象,但梅西的表现并不理想。当梅西停止第八次闯入决赛并提前参加世界杯时,外界甚至同意蒙牛的数亿美元的广告费不堪重负。不仅是梅西很酷,蒙牛的广告也很酷。”

值得注意的是,较高的声誉也隐藏着风险。根据蒙牛2018年年报,蒙牛的商誉为46.8亿元,商誉与净资产的比例高达16.3%。蒙牛的高声誉源于近年来的频繁并购。高信誉将为企业。在净资产下降的同时,资产减值的风险也可能导致估值下降。尽管蒙牛目前的市值已超过1000亿美元,但高声誉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

总的来说,蒙牛的20亿美元目标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面对这些不确定性,要达到千亿元的目标并强行增加收入,似乎只有降价促销才能抵消业绩。但是,我们必须知道,降价促销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它将对原始的营销体系产生一定的规模影响,这将损害品牌的长期利益。想象一下高端产品,如果您可以通过降价促销以中等价格购买它,那么在消费者心中,这种曾经定位过的高端产品可能只是处于中端位置,并且习惯了品牌降价促销。消费者将越来越不愿意购买品牌的原始价格,这将对品牌产生更大的影响。

总结思维

过度的绩效目标是公司的双刃剑。它们可以用作指导光,以激发公司员工意识到当前的差距并更加努力地工作,但是它们也可能导致团队恐慌,以实现目标。采取一些可以在短期内提高绩效但消耗品牌的做法对公司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目标没有实现,不仅会降低员工的积极性,还会打消消费者对品牌的信心。因此,与其试图实现超越职权范围的宏伟目标,不如要现实,做正确的事,建立一个合理的,有根据的和实现的目标。如果公司尖叫其目标,则必须符合自身情况。

与面对公司战略相比,面对绩效可能会更不舒服,因为除了对公众的批评之外,它还必须接受对市场和资本的破坏。例如,如果上市公司的业绩低于预期,则可能面临股价下跌。的风险。

那么如何有效避免面子呢?最好的方法是尽可能地消除不确定性,并为存在的问题保留足够的摆动空间,以使企业可以进攻和撤退。太多的不确定性将导致对实现目标的更大阻力。例如,蒙牛的20亿美元目标似乎面临一些不确定性。

近年来,随着消费者需求的日趋成熟,乳业也迎来了高速发展。行业内的高素质企业已步入快车道,许多公司都设定了到2020年更进取的收入目标。为此,蒙牛设定了20亿元人民币的目标,即收入应达到1000亿人民币,市场价值应达到1000亿。但是,从现在开始,蒙牛希望在2020年突破1000亿,似乎面临着一些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可能成为千亿之路上的巨大障碍,并有被击败的危险。

首先,目标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从2018年财务报告看,蒙牛乳业实现收入689.77亿元。如果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收入1000亿元,那就意味着蒙牛在2019年和2020年的年收入增长将超过150亿元。它必须保持20.41%的高增长率,但蒙牛的增长率在2018年为14.66%。对于目前的蒙牛来说,这似乎并不容易。保持目前的发展速度是不可能的。必须冲刺,并且有可能实现目标。

其次,在收入恢复的关键阶段,君乐宝的优质资产被抛弃,差距进一步扩大。蒙牛发表声明称,以现金出售了君乐宝总注册资本的51%,总对价为40.11亿元。交易完成后,蒙牛将不再拥有君乐宝的任何股权。 2018年,君乐宝为蒙牛贡献了20%的收入和近10%的利润。业内人士大胆预测,君乐宝2019年的销售额将达到150亿元左右,到2020年将达到200家左右。数十亿美元的庞大收入补充已经从蒙牛剥离,蒙牛直接缩小了营收规模超过100亿。

而且,营销投资与收益结果不同。 2018年,蒙牛实现销售和支出188亿元,广告和宣传支出70.85亿元,同比增长率分别为26.7%和37.91%,均远高于去年同期营业收入的增加,这意味着营销费用的增加并没有对收入增长带来显着而有效的拉动。从另一个角度看,营销资源没有得到最合理的应用。

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描述,蒙牛在世界杯上的数亿美元的广告费产生了很多“笑话”。在世界杯期间,我本来想用梅西来担心各种困难和挫折,勇往直前,创造蒙牛的坚韧。品牌形象,但梅西的表现并不理想。当梅西停止第八次闯入决赛并提前参加世界杯时,外界甚至同意蒙牛的数亿美元的广告费不堪重负。不仅是梅西很酷,蒙牛的广告也很酷。”

值得注意的是,较高的声誉也隐藏着风险。根据蒙牛2018年年报,蒙牛的商誉为46.8亿元,商誉与净资产的比例高达16.3%。蒙牛的高声誉源于近年来的频繁并购。高信誉将为企业。在净资产下降的同时,资产减值的风险也可能导致估值下降。尽管蒙牛目前的市值已超过1000亿美元,但高声誉可能成为一个巨大的隐患。

总的来说,蒙牛的20亿美元目标有很大的不确定性。面对这些不确定性,要达到千亿元的目标并强行增加收入,似乎只有降价促销才能抵消业绩。但是,我们必须知道,降价促销从来都不是一件好事,它将对原始的营销体系产生一定的规模影响,这将损害品牌的长期利益。想象一下高端产品,如果您可以通过降价促销以中等价格购买它,那么在消费者心中,这种曾经定位过的高端产品可能只是处于中端位置,并且习惯了品牌降价促销。消费者将越来越不愿意购买品牌的原始价格,这将对品牌产生更大的影响。

总结思维

过度的绩效目标是公司的双刃剑。它们可以用作指导光,以激发公司员工意识到当前的差距并更加努力地工作,但是它们也可能导致团队恐慌,以实现目标。采取一些可以在短期内提高绩效但消耗品牌的做法对公司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目标没有实现,不仅会降低员工的积极性,还会打消消费者对品牌的信心。因此,与其试图实现超越职权范围的宏伟目标,不如要现实,做正确的事,建立一个合理的,有根据的和实现的目标。如果公司尖叫其目标,则必须符合自身情况。

http://ufo.86eco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