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武古城信息网

钢铁行业供给侧改革系列点评之二:去产能目标及支持政策初步落定

2016年1月22日,国务院再次召开会议,确定进一步解决钢铁和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措施,并出台了扶持政策,标志着“行业产能下降”成为现实。操作阶段。对于钢铁行业,中国信用评级如下:

首先,中央政府首次明确了消除钢铁行业落后产能的目标,预计未来三年产能将加速增长。减少产能的政策仍然侧重于“消除落后产能”和“严格控制新产能”。在淘汰落后产能方面,中央首先提出淘汰落后产能,即“在过去几年中,在淘汰落后钢铁产能超过9000万吨的基础上,再减少原油产量。”钢铁产能增加150-1.5亿吨”; “严格检查并执行关于在2013年中止新钢项目申报的国家决定。”从目标制定水平来看,2013年至2015年,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淘汰钢铁产能目标为8500万吨(其中钢铁淘汰目标为3400万吨,粗钢淘汰目标为5100万吨) ),实际完成约9千9百万吨(见附件)),超额完成了淘汰目标。当前,加之供求格局恶化,在推动供给侧改革的大背景下,“未来三年钢铁减量目标150-1.5亿吨” 1体现了“强化钢铁生产”的政策取向。努力以减少产能。如果按照淘汰限额计算,全国粗钢产能将从目前的11.6亿吨减少到10.1亿吨。在目标分解方面,河北,山东,山西,宁夏和辽宁等省已经宣布了产能削减计划。河北提出:“到2020年底,钢铁产能将控制在2亿吨左右(目前,粗钢产能约为2.8亿吨)。 2016年,炼铁能力减少了1000万吨,炼钢能力为800万吨。总体而言,中央政策指导较为明确,但在此过程中,必须注意中央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博弈以及可能导致产能下降的配套政策的不确定性。具体的实施效果还有待观察。

第二,中央政府首次征收专项资金,明确了奖励和补偿机制,资金缺口正在等待其他财政资金弥补。对于能力不足的核心支持政策-“资金支持”,会议明确设立了专项资金。在资金规模上,根据财政部《关于征收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资金有关问题的通知》(财税[2016] 6号)发布,专项资金用于燃煤和可再生能源的上网电量全国范围内的发电机组和燃煤自备电厂的自给自足能耗。根据2015年各省的发电量和征费标准,我国债务信用测算中用于工业企业结构调整的专项资金总额可达到460亿元左右。与“中央政府每年向煤炭和钢铁工业减少产能(主要用于人员安置)的1000亿元投资”的目标相比,中央银行的山西之行仍有500亿美元的缺口元。中央一级的其他方面弥补了财政资金。在奖励和补贴机制方面,与以往的包容性政策不同,会议明确表示将以“奖励和补贴”的形式发布,并将奖励那些进行“不同”人员安置的地方,旨在引导地方政府和企业发挥作用。采取主动行动,在丧失能力的同时,也必须集中精力进行移民安置工作。

第三,会议强调“要采取多项措施”,做好员工安置工作。地方配套资金尚未落实,有必要注意钢铁企业安置可能带来的经营管理风险。会议鼓励企业主动做好移民安置工作,并从安置,就业和援助三个层面进行全面安排。在安置资金来源方面,按照“市场强制,企业主体,地方组织和中央支持”的原则,地方政府仍然是募集资金的重要课题。如果中央政府按计划每年提供300亿元,假设地方政府的扶持资金为1,333,601,由于钢铁行业的重新安置,地方每年将提供300亿元。地方政府扶持资金的压力很大,需要落实。根据公开信息,该国直接从事钢铁生产的员工人数约为180万,加上相关员工人数总计超过500万。考虑到生产能力的下降和劳动生产率的下降,如果裁员率为20%,钢铁行业需要裁员约100万人,人均安置成本为15万。根据以上计算,移民总费用为1500亿元。中央和地方政府每年可安排资金50-60亿元,但这需要3年左右,但要注意资金的落实。此外,有必要继续关注钢铁公司的裁员,补偿计划,外部支持以及近年来可能出现的运营和管理风险。

最后,行业债务处置仍是进一步的政策指导。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5年底,中国黑色金属冶炼行业的负债总额约为4万亿元,债务总额约为2.8万亿元。债务由于银行贷款,私人贷款,担保,共同担保和共同保险而变得复杂。如果处理不当,可能会产生财务风险。会议提出“支持金融机构做好呆账核销和债务资产处置工作”,但未明确政策细节,今后仍需进一步政策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