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武古城信息网

武钢董事:钢铁业走出寒冬的路径在哪里

新华能源3月8日说:“中国的钢铁生产能力如此之大,产量如此之高,它太大,太高。” 3月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武钢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邓在新华社在2015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特别会议上采访卡林时说。

邓小林认为:“中国的钢铁已经走过了60多年的发展。从解放初期开始,年产量只有几十万吨,而去年达到了八亿多吨。可以说,钢铁工业是中国,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但长期的粗放发展,数量不重质量,产能过剩,近来全面爆发。年。”

事实确实如邓在林所说。

2014年是钢铁行业进入低迷的第三年,增长率低,价格低,效率低。据统计,2014年,全国共生产粗钢8.23亿吨,生铁7.12亿吨,钢铁11.26亿吨,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0.89%,0.47%和4.46%。年。中国的粗钢产量占世界钢产量的50.26%,而中国的粗钢表观消费量同比下降3.4%,实际的粗钢消费量持平或略有下降。由于市场供求矛盾仍然悬而未决,钢价屡屡创出新低。从2014年平均价格趋势来看,八种主要钢材的平均价格跌幅约为10%,其中螺纹钢的跌幅最大,达到12.9%。

钢铁业已进入新世纪以来最困难的经营时期。

武刚的“革命”

“钢铁行业在市场上竞争激烈,收益正在下降。这一结果也是不可避免的。武钢已经接受了该测试以及该国其他钢铁公司的测试。”邓麒麟直言不讳地认识武钢所面临的情况。

面对钢铁的“寒冬”,邓其林承认已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作为新中国成立后的大型钢铁企业,将有许多转型和发展的过程。面对“寒冷的冬天”的挑战。难。 “但是,过去几年,我们根据中央政府的政策和具体要求采取了许多措施。例如,在主要钢铁行业,我们采取了“武钢总部不再增加一吨钢铁生产能力”的措施。不再投资。

除了铁道部不再具有新的钢铁生产能力外,邓其林还表示,武钢正在努力使相关行业做强,做得更好,做大,不仅为武钢服务,而且还将推向市场。真正实现自我管理和自负盈亏。 “过去,它是附着在钢铁上的。吃钢和钢很难。他们只需要坚强。例如,快餐和饮料被送往熔炉。这是几十年的历史。它从未在武钢以外出售或维修过。最近几年,我们的部门将快餐发送到高铁,将苏打水发送到超市。湖北人也可以喝。我们去了市场并获得了收益。这些公司可以实现自负盈亏,并让工人找到一条新的业务发展道路与主要业务相辅相成。”邓巧林对此进行了描述。

邓其林说,目前,钢铁,机械和电解铝都是过剩的。如果没有解决过剩的产能,将无法实现结构转型。特别是在钢铁工业中,量大,环保压力大,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困难。这是钢铁企业自身的“革命”。因此,武钢必须按照国家产业政策和中央的要求,尽快控制总量,淘汰落后产能,调整结构,实现真正的产业升级。

在创新方面,2014年武钢专利达到1,300多项,比往年有大幅增长。这对企业尤其重要,对于“寒冬”时期钢铁企业的转型发展尤为重要。以武钢非常重要的产品硅钢为例。武钢硅钢产量居全国之首,技术品种最全。总体而言,武钢的硅钢位居世界之首。 “十年前,中国的硅钢HiB钢是100%进口的。自2006年以来,武钢已夺回日本和德国30%以上的市场,但仍占进口的60%至70%。将来我们会努力的。逐步用国内生产取代100%的市场对于我们应对钢铁的“寒冬”非常重要,”邓乔林说。

“保持冷静”需要的不仅仅是“不增加”和“强大”。

邓其林说:“第三,我们尽最大努力开发和生产具有市场需求并确保质量的品种。没有市场需求也没有利益,我们就不会生产或产量减少。此外,我们实行销售模式和同时,根据中央政府的要求,对公司的管理体制和机制进行了改革和深化;根据市场化,进行了行政改革,适应企业需求的层次仍然很多。市场,生产,供应,销售和研究。形成一个整体并服务于市场。近年来,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改革工作,效果非常好。”

钢铁业走出“寒冬”之路

钢铁业走出“冬天”的路在哪里?

“产能过剩无法解决,结构转型也不会实现。特别是在钢铁行业,产量大,环境压力大,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困难,这对钢铁企业本身是一场革命。”邓其林认为,“中国的钢铁生产能力应尽快压缩到供需平衡的状态。”他认为,中国有成千上万的钢铁公司,这数百家钢铁企业应整合为几家大型钢铁公司,这也对摆脱困境的钢铁行业有利。通过调整结构,控制总量,最终提高自身的质量水平,技术水平和产品水平,达到世界一流水平,我们不再需要使用别人的钢材,所有钢材都使用自己的钢材。我们现在无法生产一些进口的钢材,并且这些钢材将来都将继续努力。

与此同时,邓其林还建议“两只手”的角色要好好发挥。 “一是利用市场之手,通过市场化,让企业逐渐在市场上自律,消除淘汰,调整调整,这一过程仍相当长。但是,政府仍应进一步加大力度协调和促进产能过剩的调整,这将更快。我们拖的越多,我们支付的钱就越多。”

要摆脱“寒冬”,除了钢铁企业自身的转型,这也离不开当前的经济环境。

根据中央和政府的要求,有必要进一步实施国家钢铁工业政策,产业振兴计划,消除落后现象,减少钢铁总量,加强并购,结构调整,产业化。升级,真正打造中国钢铁大国正在向“钢铁强国”迈进。

在邓乔林看来,如果你想摆脱“寒冬”而走向“钢铁强国”,“一带一路”是一个重要的机遇:中央提出的“走出去”政府非常明智,尤其是“单向”这样的策略。我认为这也是非常及时和正确的。在转型过程中,中国的钢铁已经过时,消化了产能过剩的情况,我们的部分产能可以转移到国外,还需要国外的一些地区,例如东南亚。在东盟这些地区,例如印度尼西亚,对钢铁的需求非常大,非洲有十几个国家。他们的钢铁生产能力很低,需要钢铁。据我了解,它们的价格仍然相对不错。因此,我们将多余的生产设备进行了搬迁,我们可以在“一带一路”上做些事情,并且可以从钢铁产能过剩中找到一条很好的途径,这对双方都有利。” >

事实上,对“一带一路”的乐观可以帮助中国钢铁业摆脱困境,而不仅仅是邓其林。

中国钢铁协会常务副会长朱继敏也透露,近年来,宝钢在泰国的项目有序进行,河北钢铁集团持有全球最大的钢铁贸易商德科,并已开始南非的新钢铁厂。也有一些私营钢铁公司在印度尼西亚建立了钢铁基地,这很好地说明了中国的钢铁公司如何开始采取“走出去”的实质性行动。朱继民认为,“一带一路”将起到很好的促进作用。中钢协副秘书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闯此前对媒体说:“一带一路”倡议给我们(中国钢铁企业)带来了很多机遇。”他认为,海外市场设备对汽车和其他中国商品的需求将有助于满足市场对中国钢铁的需求,并使该协会成员公司的熔炉得以继续运营。 (西本新干线)

[打印] [关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