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武古城信息网

树倒猢狲散,揭晓乐视高管“离职全家桶”

2016年11月6日,乐视创始人贾月婷发布了一封5000多字的内部信函,《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深刻反思了乐视在公司成立12周年之际的大跃进。

贾月婷在信中承认乐视被蒙住眼睛烧钱是为了扩大规模。与此同时,全球化战线拉得太长,使本组织和资本面临巨大挑战。

乐视的暴力人事冲击蔓延开来。据悉,乐视将在2016年增加5000多名员工,这在业内是罕见的扩张速度。2017年,处于风暴中心的乐视解雇或终止了数千人,一些部门整体被解雇。有一阵子,到处都是哭声。

当年,为了乐视的“七大童生态”,贾跃亭不惜一切代价招募重量级人才,包括前中国银行副总裁王永利、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丁磊以及许多知名媒体人士。

乐视深陷债务危机后,贾跃亭组建的豪华高级管理团队也不断流失,呈现出分崩离析的趋势。乐视的这些高级官员“来来去去”,他们的任期大多是一年左右,最少三个月。

最近,企业家艾达克马(IDark Horse)盘点了乐视高管离职的“整个家族”,以记录中国互联网公司为数不多的大规模人事变动。也许,正如金融作家吴晓波所说,乐视是一个复杂的商业故事,介于梦想和欺骗之间。谬误像真理一样,需要时间来证明。

根据企业家iDark Horse的不完全统计,自乐视危机爆发以来,已有31名高管离职。乐视体育和汽车是高管离开公司最受打击的领域:乐视体育已经离开8人,失去了许多明星高管,如乐视体育总裁张志勇和乐视首席运营官俞航,他们于2013年3月离开公司。

以施乐体育为例。无法留住人才给暴风骤雨的乐视运动增添了一层阴霾。

在乐视2016年8月的上半年战略会议上,一些投资者对乐视体育发表了评论:“雷子和我(乐视体育首席执行官雷鉴真)相识已久,我们一起开过多次会议。然而,经过几轮沟通,我发现乐视体育没有懂业务的人!”

正如投资者所说,乐视体育的高管大多来自媒体。例如,乐视体育首席执行官雷鉴真曾是新浪最年轻的频道编辑。媒体人知道如何制作内容,但他们不擅长赚钱。“归根结底,我们自己的核心能力和组织结构还不够完善,”雷鉴真反映道。

乐视体育曾经试图弥补其业务上的不足。前李宁首席执行官张志勇寄予厚望。张志勇在体育行业已经玩了十多年,使李宁成为中国最大的体育用品公司。然而,在加入乐视体育后,将军负责设备部门,这个部门并没有太大的实权。不到两个月后,张志勇立即离开了。

乐视也受到重创。乐视的汽车行业包括乐视控股的“易接近汽车”和乐视的战略合作伙伴“法拉第未来”。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人事动荡中,共有16人辞职。

其中,全球副主席乐视超级汽车的灵魂丁磊于2017年3月宣布辞职。一个月后,易到汽车联合创始人周航发表声明称乐视挪用了易到13亿元。当月,益智的三位创始人宣布辞去益智的所有相关职位。此外,法拉第在大洋彼岸的未来也充满了高管离职的消息。

面对深陷危机的乐视,贾跃亭反思过去组织独立运作时,特别注重自身发展,缺乏整体意识,导致生态分化、跨组织协调性低,没有真正的“生态对立”。因此,他们应该颠覆自己,进行“组织变革”。

组织决定成败。2017年8月,企业家idark horse与乐视的员工h先生进行了交谈。在他看来,贾跃亭用人值得反思。

在组织结构上,乐视由于缺乏首席运营官和首席财务官,财务管理较差,缺乏清晰的财务管理体系和合理的关键绩效指标体系。

乐视迅速扩张期间,贾跃亭招募了许多空中业务主管,引发了问题

然而,在一位为贾跃亭服务的公关官员看来,贾跃亭在用人方面的问题是,他缺乏对战争做出决定的勇气,无法自由控制自己的权力。这使他严重依赖管理能力有限的“老部长”,不能现实地分配领导班子的权力。管理艺术的缺失使得贾跃亭在乐视扩张引发的系统性问题面前束手无策,最终不得不被系统崩溃所糟蹋。

2017年7月6日,贾悦婷通过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贾跃亭我会尽责到底》帖子,表达了对乐视今天面临的巨大挑战的全部责任,并承诺还清所有未偿债务。该行业再次提出乐视是否是庞氏骗局的问题。

9月27日,乐视更名为新乐视,一次一个词,结束了与贾月亭的通话。新乐视将聚焦乐视视频、电视、云平台和电影产业。乐视电影业和乐视智信也将分别更名为“新乐视娱乐”和“新乐视贤人之家”。

有消息称,停播9个月的乐视将在近期恢复交易。据报道,185,900名股东和一些机构在暂停营业前被锁定。在此期间,中国邮政基金、易方达基金、嘉实基金、财通基金等机构多次将乐视的估值下调至3.91元,以提前计提亏损。如果最终复牌从停牌时的15.33元降至本次估值,乐视股东可能面临75%的巨大损失。

最后,正如贾跃亭在给员工的信中所写,成功战胜了大海,失败被巨浪卷走。但是他唯一没说的是当巨浪结束时他会在哪里。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