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武古城信息网

为餐饮正身:禁止最低消费才是霸王条款

最近,根据商务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的《餐饮业经营管理办法(试行)》(以下简称《办法》),禁止餐饮经营者设定最低消费量。餐饮企业违反《办法》规定的,处三万元以下罚款。 《办法》将于11月1日生效。

对餐饮业最低消费的禁令已经出来,公众舆论黯淡。直率地有餐饮朋友:这是商务主管部门的体现,以反映他的职位并负责!

胡时之:禁止最低消费的是霸主条款!

对此,记者采访了宏观经济学老师胡世志,现转发如下。

禁止最低消费与权力下放和权力下放的改革背道而驰

在餐厅消费最少不是纯粹的商业或纯粹的经济事情吗?如果这需要政府干预,政府还应该停止干预吗?必须立即停止。

记者:

商务部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最近发布了一项法规,禁止餐饮经营者设定最低消费量。你觉得呢?

胡释之:

这正在破坏业务,侵犯财产权,在人民手中伸出手,在制造业中寻求租金,向后驱动,与分权改革背道而驰。李克强总理正在努力推进权力下放和权力下放的改革,发誓要切断企业的手中,从源头上控制腐败。在这样的背景下,这非常令人困惑。在餐厅设置最低消费量不是纯粹的商业和纯粹的经济业务吗?如果这需要政府干预,政府还应该停止干预吗?如果这一切都不能由市场决定。市场还能确定什么?因此,有必要立即制止这种逆转,以增强大家对权力下放改革的信心。

设置最低消费是尊重权利的表现

因为您必须尊重自己的财产权并且不能偷盗,所以这里有市场交易。设定交易条款,并设定最低消费,不仅要侵犯人的权利,还要尊重权利的履行。客户筛选商户,商户也过滤客户,进行联合交易,并且非协调者不交易。

记者:

许多人认为,企业的最低支出是霸主条款。

胡释之:

我们必须仔细研究最低消费的含义。简而言之,如果您来我的商店消费,您至少必须花很多钱,我愿意为您服务,请给我我的商店席位。这与您至少要支付的费用相同。我愿意给你我做的菜。因为这是我的,而且我不是您的奴隶,所以我仅与您打交道,因此,如果您想获得我的服务,则必须满足我的交易条件。当然,您不是我的奴隶,您也有自己的交易条件,所以您认为我不符合您的交易条件,您不能与我交易,我无权强迫您交易。

客户过滤商家,商家也筛选客户,联合交易,并且不交易。这个霸主怎么样我认为这是霸主的条款。人才真的是霸主。这意味着只有所有者才有权筛选商人,而商人无权筛选自己。只有他有权拒绝与商家的交易,而商家无权拒绝并拥有交易。

从另一个角度看,商人为什么要用一顿饭与您进行交易,而不是直接从您那里赚钱?因为这是您的金钱,财产,所以您必须征得您的同意才能符合条件。同样,为什么您需要付费以购买商人的服务,而不是国王的饭菜?因为这是他商店的财产,所以您必须满足他的条件才能吃饭。正是因为他们必须尊重各自的财产权,并且不能偷窃和抢劫,所以存在市场交易,他们必须互相取悦。换句话说,设定交易条件并设定最低消费不仅要侵犯人的权利,还要尊重权利的履行。相反,禁止一方设定交易条件侵犯了其权利。

政府应该做什么工作?政府将保护各方权利,维护正义,并禁止强力买卖。商人不能强迫顾客进行交易,顾客也不能强迫商人进行交易。政府是独立的第三方。政府的屁股不能坐在任何一方。它不能帮助商人强迫顾客,也不能帮助顾客强迫商人,而是消除了强迫。

商人的报价不高或不高。

商人提供高价。您可以说他很愚蠢,并且与您的获利业务没有做生意,但是您不能强迫他降低价格并与您进行交易。这就像一家公司,他不能,因为您认为您太愚蠢了,您不为这样便宜的东西买他,因此强迫您购买。

记者:

坚强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商人的报价太离谱,例如最低10万元人民币和一碗1000元人民币,这不应该干涉吗?

胡释之:

是的,市场经济的“残酷”之处在于,它始终贯彻公平贸易的原则,并且不能在任何时候购买强劲的销售。商人的要价很高,您可以说他很愚蠢,并且他与您的获利业务没有业务往来,但是您不能强迫他降低价格并与您进行交易。这就像一家公司,他不能,因为您认为您太愚蠢了,您不为这样便宜的东西买他,因此强迫您购买。如果一方不满意另一方的条件,它将强制其交易。没什么这是强大的买卖。

记者:

这使我们想起了国庆假期。五台山风景区一家大饭店的“台湾香菇野鸡”价格在400元以上。有网友质疑“价格太高”不能向山西省物价局报告,而物价局则拒绝。干预措施“价格明确,不要太贵。”

胡释之:

山西省物价局正在这样做。如果客户太贵,您可以找到政府来强迫商人以降低的价格出售。这是一个强大的买卖。当然,无论如何,政府不能帮助任何一方购买强劲的销售。价格应完全由当事方自己决定,因此价格局本身不应该再存在。

增加官员的权力无法解决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谋问题

如果您认为大多数商人与官员合谋,则他们有特权,因此很容易使它变得糟糕。解决的办法应该是减少和限制官员的权力。不能说增加官员的权力将有助于解决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谋问题。

记者:

但是,如果没有政府的许多监管机构,人们总是担心企业会倒霉。

胡释之:

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想法。您认为商人不是普通人吗?他们什么时候有幸杀人,任意欺骗而不违法?不,因此,如果您不敢做出糟糕的自我毁灭,他们为什么敢?专门针对它们的各种机构和法规,以防止它们变坏?

有必要注意区分不应该专门从事监督工作。并不是说您不应该统治法治。您必须赋予商人特权,让他们任意杀害和任意欺骗并且不受法律制裁,但是他们不能对他们承担有罪责任。像其他人一样,也有可能是罪犯的罪犯。平等地对待刑法是件好事,但是没有理由将商人集团作为恐怖分子来加以预防。这是真正的歧视和不公正!

至于您,如果您认为大多数商人会用钱来买官员,他们有特权,所以很容易成为坏人。解决的办法是加强法治,减少和限制官员的权力。不能说增加官员的权力将有助于解决政府与企业之间的合谋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