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武古城信息网

五险占工资总额近4成企业呼吁降低养老金费率

养老金率高低之间的困境

2015年,失业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的费率已降低,但对五种社会保险费率中的近50%而言,总下降幅度不到2个百分点,这简直是“疯狂”。当前企业最紧迫的呼吁是尽快降低养老金率。

高养老金率不仅损害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而且成为中国经济的绊脚石。对于许多中小企业而言,退休金率过高将使他们陷入困境。 逃避是非法的,无法向员工解释;如果他们按规定付款,那高昂的劳动力成本是难以承受的。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随着许多省份养老金收支状况的恶化,降低费率将不可避免地增加基金的收支失衡。高退休金率的根本原因是政府出色的恢复工作和系统支持率的迅速提高。如果下一步要实施强有力的改革措施,例如分配国有资产和养老保险,将很难降低养老金率。

“五险”率接近总工资的40%

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主要由“五险一金”组成。其中,养老保险总比率为28%(单位供款20%,个人供款8%),医疗保险8%(单位供款6%,个人供款2%)和失业保险2%费率。 ),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不由单位支付,工伤保险的平均比例为0.75%,生育保险的平均比例不超过0.5%。

据此,在该国大部分地区,“五险一金”的总比例已达到企业总工资的39.25%。其中,企业负担为28.25%,个人负担为11%。高昂的机构成本阻碍了私营企业和技术公司的创新。

近年来,企业家通过不同渠道向决策层报告,社会保险费率过高。新东方董事长于敏洪在今年的“两届会议”中提出的建议指出,中国目前的社会保障支付基准过高,支付基准每年以10%以上的刚性增长超过了大多数企业的增长速度。的收入。

于敏红建议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社会保障率,特别是占“大头”的养老保险率,应尽快降低,以防止支付过高的标准引起“杀鸡取蛋”。

TCL集团董事长李东升在今年的两次会议上给出了三个工资数字:该员工的税前工资为3,000元,实际为2,550元,而实际公司为3,800元。据统计,剩余部分已支付“五险一金”。这意味着公司每付出1美元,员工就只能得到6角。

在五种社会保险中,最受批评的是旧保险费率。目前,中国的养老保险总保费率为工资总额的28%。该系统设计结合了社交池和个人帐户。企业向社会基金支付20%的即付即付和退休人员退休金;从工资中每月扣除8%的费用是为了累积将来的退休金,但是由于企业使用的资金不足,个人帐户中的资金也被挪作退休人员的退休金。

个人账户空账户的运作意味着中国目前所谓的“综合账户”养老金制度是一种即付即用计划,总利率为28%。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中心最近发布了《中国老龄社会与养老保险发展报告》(2014)(以下简称《报告》),无论是与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之类的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养老金率是“世界上最高的”。

与人口结构不符的费率

从1986年至2005年养老金保险改革的历史可以看出,中国养老金的比率一直在上升。

1986年发布的《国营企业劳动合同制暂行规定》规定总税率为18%(企业缴款15%); 1995年推出的《关于深化企业职工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规定总比率为26%(企业贡献率为23%); 2005年为《国务院关于完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决定》,总率为28%(企业贡献率为20%)。

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延喜说,在过去的几年中,按照固定收入的原则提高了退休金率,导致中国的退休金率一直很高。这与中国的人口结构不相称。中国目前只是老龄化的第一阶段,而且已经达到28%。在2012年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老龄化的第三阶段)的德国,该比率为公司总工资的19.6%。

根据联合国的标准,老龄化社会分为三个阶段:“进入”,“深度”和“超级”。中国在2000年左右进入老龄化社会。预计到2025年左右将进入深度社会,到2035年左右将进入超高龄社会。

《报告》据说,每个国家的养老金水平都是按照社会发展的时间表来衡量的,在深度老龄化社会时期大约为12%至16%,而在进入该年龄之前被控制在20%以下超级老龄化社会。而且,主要的发达国家在进入一个深度社会之前就已经将养老金率锁定在20%以下。

清华大学研究小组的研究结果表明,经合组织34个成员国的平均养老金率为20%,只有意大利(33%)和西班牙(28.3%)超过了中国目前的养老保险水平。 2015年,美国刚刚步入深度社会,旧有和剩余收入保险计划的税率为12.4%。在主要发展中国家中,除巴西外,养老金率为31%,其余国家比中国低至少4个百分点。

在中国已经有18年的高端养老保险费率之后,它已经透支了未来升息的空间。尽管局部失衡的范围正在扩大,但企业的沉重负担使政府无法通过提高利率来增加机构收入。

为什么利率这么高

中国的养老保险制度是否必须保持如此高的比率,行业分析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1997年建立“积累制度”时,企业分担了政府的费用。费用尚未由政府偿还;二是基本养老保险体系的抚养比不断上升。

对于高社会保障率,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言人李忠说,高的总社会保险费率与不断增加的缴费压力之间存在着矛盾。社会保险扩张的空间正在缩小。

在此之后,还有另一个困难。尽管名义税率是28%,但由于企业能力有限,通常是通过小的税基和逃税来实现的,实际缴费率仅为18%左右。

即使您知道实际利率很低,政府也无法再提高名义利率。一些公司严格遵守名义税率并导致高昂的人工成本,而另一些公司则依靠逃税和逃税来生存。该制度对前者非常不公平。

杨延喜说,高退休金率造成了许多弊端。第一个是增加企业发展的系统成本。一些企业必须逃避税收和费用才能生存,地方保险机构必须妥协,并收取社会保险费。订单混乱且不公平。

同时,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高利率也对职业养老金,企业年金和个人养老金储蓄的发展产生挤出效应,并增加了被保险人对基本养老保险的依赖。养老保险制度。

自2013年以来,养老基金一直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今年以来,养老保险基金收支缺口越来越大,中央政府每年对养老保险制度的补贴缺口超过3000亿元,这种不平衡现象还将持续。

李忠回答了某些地区养老金收支不平衡的情况,主要原因是养老金水平不断提高,基金支出增加;人口老龄化效应逐渐显现,参保人员退休人数的增加幅度高于支付者的人数。在某些地区,饲养相对较高,负担沉重。

为什么过去两年出现人口老龄化影响?杨艳珍认为,2013年是养老保险体系维持率的转折点。中国迎来了1963年出生高峰导致的女性退休高峰(女职工50岁退休)。

人口结构的变化对养老金制度产生了巨大影响。这将是一波退休高峰。可以预见,如果养老保险制度不做根本性改变,养老基金和各级财政将承受巨大压力。

了解旧债务和困难利率

杨延伟认为,在当前劳动力市场供给下降和劳动力成本急剧上升的情况下,降低养老金率已成为降低企业成本的重要突破,但是一旦降低利率,基金的收入和支出失衡将加剧。陷入困境。

养老金必须保持高利率且不易降级的最重要原因是,政府不承担转换成本,而是试图通过设定高利率最终由公司和员工承担。这导致现任一代通过代际转移来维持退休一代,同时为他们的未来做准备。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李震认为,直到今天,在政策层面仍然没有现成的答案。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缺乏历史性的债务偿还机制,导致现阶段企业缴费率较高,影响了企业的竞争力。

面对未来养老保险的收支失衡,政府实际上只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分配国有资产以补充社会保险基金;二是继续依靠金融现金补贴。前者是“亮补”,后者是“暗补”。从目前的财政收支状况和老龄化造成的收支差距扩大,“暗补”道路实际上是不可持续的。

财政部长楼继伟今年表示,在“分配一些国有资产补充社会保险资金”的基础上,只有适时降低社会保险费率。如果没有差距,就没有条件降低利率。

一份媒体报道说,根据1997年养老保险改革计划的设计者,当年的税率定为28%,其中3%至5%用于解决社会保险费的差距。 “老人”还没有付钱。如果国有股分配成功,可以填补资金缺口,出资率可以降低3-5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