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武古城信息网

自杀率比抑郁症更高留心这种吸毒者常出现的病症

康达戒毒中心我昨天想和大家分享

据韩国媒体报道,10月14日,韩国艺术家崔雪莉被发现死在位于韩国京畿道的家中。通常情绪非常低落的雪莉,自从13日最后一次打电话以来,就没有和她的经纪人联系过,所以经纪人在家里找雪莉的时候发现雪莉已经死了,于是立即报警。收到雪莉的死亡声明后,警方前往现场确认死亡。

抑郁症是指以抑郁、明显兴趣下降或丧失、自我评价低、悲观消极等抑郁症状为主要表现的情绪障碍。它也被称为单相抑郁症。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明星和公众人物相继患上抑郁症。这种疾病已经逐渐为人们所知,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类似的双相情感障碍。双相情感障碍也可能表现出抑郁和悲观。

双相情感障碍,也称为双相情感障碍,双相情感障碍中的“阶段”指的是“状态”。患者通常有一种情绪障碍,抑郁和躁狂症交替或共存。

双相情感障碍中的抑郁症与普通抑郁症非常相似,但自杀的风险要高几倍,因为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更容易冲动和行动,而不管后果如何。根据调查,双相情感障碍的自杀风险大约是正常人的10倍。

抑郁症导致的健康生命损失为7640万年,约占全球疾病总负担的10.3%。这群人必须接受治疗。由于其不可预测的后果,如自杀,这是无法避免的。面对疾病的事实并积极接受治疗是必要的。

正如雪莉在采访中所说,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给予更多的爱。无论是双相情感障碍还是单相抑郁,我们都必须及时到专业医院去看医生。病人周围的亲友也应该给予支持和理解,帮助他们摆脱困境。

对于抑郁症患者,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有一颗宽容和理解的心,帮助他们治疗,启发他们,积极应对疾病,主动就医,接受治疗,帮助他们重返社会和家庭。

崔雪莉1994年出生于韩国釜山,2005年加入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担任实习生。2009年9月5日,他以演唱组f(x)成员的身份正式亮相,并主演偶像剧《致美丽的你》、电影《时尚王》、《Real》等。

2015年8月7日,由于专注于表演艺术,他退出了f(x)组。在此之前,雪莉患有情感障碍,并在直播中被怀疑患有抑郁症。

抑郁症一直是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有3.5亿抑郁症患者,到2020年,抑郁症给人类带来的疾病负担将仅次于缺血性心脏病,成为人类残疾和死亡的第二大原因。

抑郁障碍是指以情绪低落、兴趣明显减退或丧失、自我评价低、悲观消极等抑郁症状为主要表现的一类心境障碍,也称为单相抑郁障碍。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明星、公众人物接连患上抑郁症,这种病症逐渐的变得为人所知,但与其相似的双相障碍却知之者甚少,患上双相障碍也有可能表现为抑郁、悲观状态。

双相障碍,也称双相情感障碍,双相障碍中的“相”便是指“状态”,患者一般会有抑郁和躁狂两种状态交替存在,或混合存在的一类心境障碍。

双相情感障碍中的抑郁症和普通抑郁症表现很像,但自杀风险要高出好几倍,这是因为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更容易冲动,做出不计较后果的行为。根据调查显示,双相情感障碍的自杀风险是正常人的10倍左右。

成瘾者里有着不少抑郁症患者,他们在吸毒之后患上双相障碍,双相障碍是属于心境障碍的一种类型,指既有躁狂发作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疾病。

当他们产生抑郁时,会变得情绪极其不稳定、易激惹、精神运动性激越、思维竞赛/拥挤、睡眠增加、肥胖/体重增加、注意力不集中,还会产生更多的自杀观念和共病焦虑及物质滥用(烟草、酒精、毒品等)。

一位双相障碍的患者描述自己的心理时说:“当我生气时,任何人不要和我争吵,很小的事都会激怒我,会有种毁灭全世界的冲动。悲观、仇恨,甚至想过以引起关注的方式自杀”。

抑郁症引起的健康寿命损失年高达7640万年,约占全球总疾病负担的10.3%,这类人群必须要接受治疗,因其存在着自杀等难以预料的后果,故不能回避它,需正视患病的事实,积极接受治疗。

单相抑郁最主要的是设法带领患者走出抑郁状态,这个除了药物治疗、心理治疗等,也要通过关怀和户外活动使患者的身心感受到生活的温暖。

双相障碍患者的生活就像多变的天气,有时晴天有时阴天,他们的人生呈现两种极端的状态,抑郁和躁狂交替出现或纠缠在一起,让患者及家属身心俱疲。

针对双相患者,首要的是通过治疗控制情绪,以防在过激情绪发作时造成伤害,再辅之以心理疏导。只要经过恰当的治疗,密切的观察和随访,很多患者能够正常生活和工作,且越来越好。

关于吸毒者抑郁的治疗不光包括着药物治疗、躯体治疗、心理治疗联合抗抑郁治疗,而且需要保证足量足疗程的治疗,在治疗的前提下评估疗效。药物治疗、物理治疗、心理治疗和危机干预等措施的综合运用,可以提高疗效、改善依从性、预防复发和自杀、改善社会功能和生活质量。

正如雪莉在采访中所说的,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的给予以疼爱。不管是双相障碍还是单相抑郁,一定要及时到专业的医院就诊,患者身边的亲友也要给与支持和理解,帮助他们走出困境。

对待抑郁患者,希望大家都能秉持着一份宽容理解的心,帮助他们治疗,对他们进行开导,以积极的方式应对病症,主动就医,接受治疗,帮助回归社会与家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