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武古城信息网

神雕另类结局,小龙女病逝,郭襄在古墓外等了杨过五年

我想在昨天分享的原始Aku武术

据说郭维和军宝告别了那座未知的山,然后军宝去了武当,但郭威一路走到了中南山。

已经在五月,春天越来越冷,夏天的热量来了,南山上乌云密布,草丛繁茂。在坟墓中,气氛凝重端庄,杨白发和脸庞,怀抱中的小龙女穿着红色连衣裙,笑容像歌手一样,就像她在十八岁时看到杨。

“之后,恐怕你要点蜡烛了,它太黑了。”小龙女伸出那只娇嫩的手,抚摸着杨微微阴沉的脸。

杨果的心更加苦涩,但是他的脸不敢露出半点,他的嘴应该,默默地点燃着巨大的红色蜡烛,在小龙女的苍白脸上柔和的光线,红色的婚礼着装更加美丽。

“更长……”杨想说些什么,但他没说一句话。

“太抱紧我,我很冷。”小龙女孩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她的眼睛暂时没有离开杨。看来她必须永远记住他的模样。杨走出床,伸出手向左,轻轻地将妻子抱在怀里。

“当我七岁的时候,我死于生死,但现在我很害怕。”小龙女挤在杨的怀里说。

“傻大龙,他真的不怕死。你可以放心,我很快就会和你一起去。”杨抚摸着小龙女的头发。

“我不怕死亡,只是怕喝了孟婆汤后会忘记你。”小龙女抬起头,认真地对杨说。

“那不喝酒。如果老妇人敢于逼迫我的龙,我们就用玉女砸她的摊位,让她不做生意。”杨自命不凡。

“那做不到,孟婆是神。如果您惹恼国王,如果受到惩罚我该怎么办?”小龙被杨逗乐了。

“没问题,那就是做猪,马,羊,我的丈夫和妻子总是分开的。”杨笑了。

“你能大吗,你如何认识我?”小龙女孩。

“出了什么问题?再长一头猪,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猪。”

在南山的尽头,郭伟骑着一头驴,他的内心期待着紧张。她抬起头,红色的天空笼罩着天空。突然,一阵啸叫声响彻了大山,无数害怕的鸟儿飞了出来,森林里的野兽也逃了出来。

“这是老大哥的声音。”郭仪听了这声how叫,脸上满是喜悦和震惊,驴子也不想,家人开始把光传给古墓。

在坟墓中,小龙女安静地躺在杨的怀里,脸上没有悲伤和喜悦。好像只是睡着了。杨通过了妻子的遗体,他的心感到悲痛,他继续尖叫。

“哥哥,哥哥,你要打开门!”郭岩在古墓门口尖叫。但是,杨的呼喊并不长,郭的哭声只是被忽略了。

郭瑜的心急了,他突然想起了母亲黄蓉所说的话,准备从水道进入古墓。她在坟墓外发现了一个圆圈。中南山几乎翻了一半,但甚至找不到一半的入口。一定是因为杨知道那个小龙女没有生命,所以他挡住了洞,决定去老婆去黄泉。

杨已经打电话了一段时间,突然他妻子的袖口不一样了。他伸出手拿出一封信。他闭上眼睛说,这封信是用鲜红色写的:“傅俊杨郎吻。”

看着妻子的笔迹,杨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他含泪地接过信,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原来,那个小龙女知道丈夫的心,故意留下一封信,劝告他不要因为死而寻求短视。否则,她将无法生活在酒泉之下。

在那之后,郭伟每天都陪着杨到坟墓的外面,冷热持续,风雨不断。她用易天剑在破碎的龙石上挖了一个小嘴。每三到五天,她就在其中放些食物和水,然后杨将其传下来。

五年后,古墓的门终于慢慢打开,杨的头发完全白了,不像四十个人。两者保持沉默,一切不言而喻。

十六年后,峨眉金顶,郭瑜看着山下的乌云,我不知道该怎么想。

“师父,你为什么要给我起凤灵的名字?”郭晓问,一个小女孩急着问。

“风神?这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复制。

收款报告投诉

据说郭维和军宝告别了那座未知的山,然后军宝去了武当,但郭威一路走到了中南山。

已经在五月,春天越来越冷,夏天的热量来了,南山上乌云密布,草丛繁茂。在坟墓中,气氛凝重端庄,杨白发和脸庞,怀抱中的小龙女穿着红色连衣裙,笑容像歌手一样,就像她在十八岁时看到杨。

“之后,恐怕你要点蜡烛了,它太黑了。”小龙女伸出那只娇嫩的手,抚摸着杨微微阴沉的脸。

杨果的心更加苦涩,但是他的脸不敢露出半点,他的嘴应该,默默地点燃着巨大的红色蜡烛,在小龙女的苍白脸上柔和的光线,红色的婚礼着装更加美丽。

“更长……”杨想说些什么,但他没说一句话。

“太抱紧我,我很冷。”小龙女孩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她的眼睛暂时没有离开杨。看来她必须永远记住他的模样。杨走出床,伸出手向左,轻轻地将妻子抱在怀里。

“当我七岁的时候,我死于生死,但现在我很害怕。”小龙女挤在杨的怀里说。

“傻大龙,他真的不怕死。你可以放心,我很快就会和你一起去。”杨抚摸着小龙女的头发。

“我不怕死亡,只是怕喝了孟婆汤后会忘记你。”小龙女抬起头,认真地对杨说。

“那不喝酒。如果老妇人敢于逼迫我的龙,我们就用玉女砸她的摊位,让她不做生意。”杨自命不凡。

“那做不到,孟婆是神。如果您惹恼国王,如果受到惩罚我该怎么办?”小龙被杨逗乐了。

“没问题,那就是做猪,马,羊,我的丈夫和妻子总是分开的。”杨笑了。

“你能大吗,你如何认识我?”小龙女孩。

“出了什么问题?再长一头猪,那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猪。”

在南山的尽头,郭伟骑着一头驴,他的内心期待着紧张。她抬起头,红色的天空笼罩着天空。突然,一阵啸叫声响彻了大山,无数害怕的鸟儿飞了出来,森林里的野兽也逃了出来。

“这是老大哥的声音。”郭仪听了这声how叫,脸上满是喜悦和震惊,驴子也不想,家人开始把光传给古墓。

在坟墓中,小龙女安静地躺在杨的怀里,脸上没有悲伤和喜悦。好像只是睡着了。杨通过了妻子的遗体,他的心感到悲痛,他继续尖叫。

“哥哥,哥哥,你要打开门!”郭岩在古墓门口尖叫。但是,杨的呼喊并不长,郭的哭声只是被忽略了。

郭瑜的心急了,他突然想起了母亲黄蓉所说的话,准备从水道进入古墓。她在坟墓外发现了一个圆圈。中南山几乎翻了一半,但甚至找不到一半的入口。一定是因为杨知道那个小龙女没有生命,所以他挡住了洞,决定去老婆去黄泉。

杨已经打电话了一段时间,突然他妻子的袖口不一样了。他伸出手拿出一封信。他闭上眼睛说,这封信是用鲜红色写的:“傅俊杨郎吻。”

看着妻子的笔迹,杨的眼泪不停地流下来。他含泪地接过信,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原来,那个小龙女知道丈夫的心,故意留下一封信,劝告他不要因为死而寻求短视。否则,她将无法生活在酒泉之下。

在那之后,郭伟每天都陪着杨到坟墓的外面,冷热持续,风雨不断。她用易天剑在破碎的龙石上挖了一个小嘴。每三到五天,她就在其中放些食物和水,然后杨将其传下来。

五年后,古墓的门终于慢慢打开,杨的头发完全白了,不像四十个人。两者保持沉默,一切不言而喻。

十六年后,峨眉金顶,郭瑜看着山下的乌云,我不知道该怎么想。

“师父,你为什么要给我起凤灵的名字?”郭晓问,一个小女孩急着问。

“风神?这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

本文是第一作者的原创,未经授权不得复制。